控儔兜艙湛极郤莉珛嘖爺衄癹鼠侗

兜艙湛笢弊弅俋翩旯ん第釦模

腎翹 / 蛁聊 厙桴華芞厙桴華芞 姘督昢盄ㄩ400-650-9648

藷壽瑩趼ㄩ 翩旯饜杶ん第翩旯ん第蠶楷翩旯ん迮歎跡翩旯ん第釦模

絞ヶ弇离應拶倓糧膘耟誹夔褪撮衄癹鼠侗 > 汜埭華翑悝湃遴 > 衿嫁埶衿嫁旯陑翩艙諒郤

衿嫁埶衿嫁旯陑翩艙諒郤

殿隙蹈桶 懂埭ㄩ應拶倓糧膘耟誹夔褪撮衄癹鼠侗 脤艘忒儂厙硊
禸珨禸!弅俋翩旯ん第勤扂蠅腔旯极翩艙衄闡拻萸疑揭禸珨禸!
銡擬ㄩ357 楷票梪琭2020-8-10▽

て昴毀佷奀坻抶摯ㄛ蚕衾蟀勦齬酗婃奀諾悵玻炮衱粥隗啟閥敏夼童峉盃橠笆棱爣欱陬謙﹜湖禸怹汜ㄛ湍桵尪甲諂瑪散﹝炸蝠壽硒俴恄騊馱釬ㄛ飲猁蚕坻湍勦俇傖﹝

妦繫奀緊踏爛景誹紫腔饒撓窒萇荌奻茬賸ㄛ扂羶袧頗Ш覂正插

《寂靜的爆彈》作者:吉田修一譯者:劉姿君出版:青空文化吉田修一的《寂靜的爆彈》,與《惡人》寫於同時期,但兩者的水準的確有明顯差距。有日本論者戲言,認為《惡人》足以顯示吉田修一的芥川賞能耐,想不到《寂靜的爆彈》瞬間又回復直木賞的層次。儘管不無偏頗,但也流露出得失上的端倪。好了,《寂靜的爆彈》的情節不無深義,一方面是在電視台工作的俊平,為求製作塔利班滅佛的報道,鍥而不捨地跨國跟進;另一方面是他認識了失聰的女友響子,從而帶來兩人離合之間的起伏。書名《寂靜的爆彈》,顯然有兩重指涉,「寂靜」當然指響子因聽不到而存在的世界,「爆彈」正是塔利班滅佛的工具,但前後其實互相扣連,簡言之就是最私密的個人情感領域,乃至最廣闊的公義探尋,其實都一氣連體,在人與人之間──真的溝通到的嗎?當然,熟悉吉田修一的讀者,一開首便應對小說有似曾相識之感。是的,就是《公園生活》──當中的男主角與俊平,不是極為相近嗎?而且情節上也是在公園裡出現與女生的邂逅,由此展示下文的內容,但可惜小說的綿密程度卻相去甚遠。原因之一,是吉田修一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上述兩方面的平行對照上,從而營造一體兩面的印象。當俊平發現獨留響子在自己家中,因警報響了而未及回應,會令她驚恐萬分。「對不起,留你一個人在屋裡,我還不了解你的世界,只是自以為已經了解了。明明只要稍微想像一下就想得到的,我卻沒有去想......」(頁38)後來當部長看過俊平採訪回來的片段,有以下的對話:「說來丟臉,我一直以為塔利班和蓋達是同一個組織。」「我們也一樣啊,對吧?」諏訪徵求我的同意,我乖乖地點頭說「是啊」。(註:諏訪是我的同事)我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把知道的事情就這樣放荂C心裡想蚗雩茷傸Y重吧。但只是想,並沒有去想像到底有多嚴重。心裡想蚗雩茷傿h苦吧。但只是想,並沒有去想像到底有多痛苦。(頁170)把以上兩個場面擷取出來對讀,正好想指出吉田修一的題旨,就是溝通的困難──由相對上的大與小,私意與公義,進而呈現出一種失衡的無奈。更為甚者,是上一刻鄙視他人不直面痛苦的公義者,下一刻就是成為忽略摯愛痛苦的施虐者了。此所以俊平會與諏訪抱怨,「我們做的節目,觀眾會懂嗎?看的人真的會懂嗎?」這種高高在上的心態,筆下為「就連我自己想說什麼,我都無法以言語表達。」(頁202)但作者恰好利用響子忽然消失了,俊平千方百計去尋找她的過程,從而帶出他對女友其實一無所知的事實。「我還以為那是我認得的路。我深信那是我曾經走過的路。可是,無論往左往右,都是我從來沒走過的路。」(頁185)兩組事件對照,便很明顯看到作者想突出的溝通困窘,自以為是及高高在上,最終不過淪為不同角色身份崗位下的機會主義者──對己寬鬆,對人嚴苛,成為作者勾畫出來的人生死穴。只不過掃興的是,其實以上的「人性」觀察,早在小說開首交代俊平與前女友宏美分手的場面,一切已了然於胸,清晰展示。「你就這樣一直瞧不起人好了。人家我也是很努力工作啊!是啦,我不像你那樣飛遍全世界,拍什麼深具啟發性還是什麼鬼的那些難看得要死的紀錄片!但也不輪到你侮辱我!賣有錢人漂亮的首飾有什麼不對!在那邊報道全世界不幸,自己還不是照吃美食、住在這麼好的公寓!少在那裡一副只有你才是正義的一方的樣子!不然你說說看,你做了那些難看得要死的節目,世界有什麼改變?」(頁19)是的,就是了,宏美的一番話,早已把俊平的偽善的本質道破。而往後的篇幅,吉田修一只不過嘗試透過跟進塔利班滅佛的報道,和與失聰的響子之交往,來把宏美的分析加以對照說明。嗯,真而且確有浪費筆墨的感覺。容我不客氣地下結語,《寂靜的爆彈》應是我看過的吉田修一小說中,最差勁的一本。■文:湯禎兆

筍淏岆涴笱※伂§ㄛ婖憩賸僕莉絨佽議蝮葞魚蝤皆組譁埡冼疚棔葞-鰓盲接纂匾迠耿嗀均情

瓟昢刱敏輮掉靿變ㄛ迵瓷藹誕講ㄛ峈峉笭痌遞氪耟れ珨耋澄妗腔汜韜滅盄ㄛ藤諜酵遞氪飲艘善陓陑睿洷咡﹝

▽華ぜ盄▼湮碩厙ぜㄩ藝芘胱捉侃硥鉓椔縟齡俷懋禳﹛﹍梀除盆邿累倳諢Ⅰ昢埏荂楷▲壽衾姻瞍蚡諱薹探湮笢苤悝櫛雄諒郤腔砩獗◎(眕狟潠備▲砩獗◎)ㄛ猁⑴參櫛雄諒郤馨躽侘齬隒醽姘最ㄛ嫗籵湮笢苤悝跪悝僇ㄛ嫗援模穸﹜悝苺﹜扦頗跪源醱ㄛ迵肅郤﹜秷郤﹜极郤﹜藝郤眈睆洷畎舜笱肱郕玾誨炭棌韇床倛傖淏殿騫擠蝜菕〦侂夤﹜歎硉夤﹝

﹛﹛﹜壽衾硒俴ぶ癹覃淕①錶﹛﹛▲笢栝醴翹摯梓袧◎垀漪こ醴囀椿銃婠隅ㄛ輪爛懂覃淕盟僅誕苤ㄛ偌桽※儕恅潠頗§猁⑴ㄛ▲笢栝醴翹摯梓袧ㄗ2020爛唳ㄘ◎祥婬扢隅撿极硒俴ぶ癹ㄛ踏綴跦擂馱釬剒猁巠奀輛俴党隆﹝

蚕衾▲桸梓芘梓楊◎秶隅婓ヶㄛ馱最桸芘梓眒蚕▲桸梓芘梓楊◎輛俴寞毓ㄛ▲淉葬粒劃楊◎寞隅ㄩ&淉葬粒劃馱最輛俴桸梓芘梓腔ㄛ巠蚚桸梓芘梓楊*﹝

桵※砮§珨盄ㄛ卼栫閉宥縭騵僅鄳蓿楚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郭家好)在修例風波中,一名自稱名為「陳妍茵」的中學生編製了一個「香港編年史」網頁,內容主要是上載及「起底」警員的資料私隱,其網頁最底部則註明是「德望學校協作:余麗嬋老師主編」。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翻查資料,發現德望學校及余麗嬋老師曾多次阻止學生在校內宣揚政治內容及貼「連儂牆」。記者再向德望學校致電查詢,校方強調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從來沒有參與協作「香港編年史」,認為是一場惡作劇,希望外界不要誤信,而余麗嬋老師已經報警處理。該自稱為「陳妍茵」的「中學生」與另一位不知名者合作建立「香港編年史」網頁,內容主要是上載及「起底」警員的資料私隱,最近更新的一個頁面是3月19日披露某警員的詳細資料。德望禁政治騷搞事者賴「打壓」雖然網站製作人為「陳妍茵」,但在網頁最底部就註明「德望學校協作:余麗嬋老師主編」。原來,「陳妍茵」在網上介紹中曾經寫明,「大家有睇開我地(])Channel鵅A望到培道中學同德望余麗嬋老師鴾U場,都知道陳妍茵對待呢灟屭歡迎鵀甈陛A最鍾意就係拉埋佢地(])落水啦。」翻查資料,由於未經過學校批准,德望學校曾禁止同學在午膳時間播放由港台製作的《鏗鏘集》、派白絲帶、舉行罷課及在課室內張貼各種文宣單張,惟學生卻聲稱校方是在「政治打壓」。網上有消息指,有同學在班群中發表了一些自己對於《禁止蒙面規例》的看法後,立即遭到班主任余麗嬋老師將其從班群中移除,並指該同學會令其他同學有危險。同時,有人聲稱余麗嬋老師因自己的政見,禁止所有學生在她身為班主任的課室內戴黑色口罩,指曾經有不屬於她班別的學生在午膳時間戴黑色口罩走進她的課室,被發現後隨即被叫出課室訓話。校方:惡作劇根據一些資料及「陳妍茵」這種疑似報復的行為可見,德望學校及余麗嬋老師都是被「陳妍茵」故意標明在網站上,用意是想他人誤會他們同為「黃絲」及違反法庭禁制令。香港文匯報記者致電德望學校查詢,校方表示,早於去年11月,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已經知悉事件,並在學校網頁上作出澄清聲明。校方非常肯定地表示,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從來都沒有參與及協作過「香港編年史」,認為這是一場惡作劇,希望外界不要誤信。另外,校方曾向「香港編年史」網頁發出律師信,惟至今仍未收到任何回覆,而余麗嬋老師亦已經報警處理。雖然事件或多或少對余麗嬋老師生活有一些影響,但校方表示,她現時仍然在校內任教。

昄珨睿苳桏屬賦磁む垀婓腔匟昹呇毓湮悝睿昹假蝠籵湮悝汜昜杅悝芶勦眕摯樓鏽湮埮親湮悝諒忨挔膘粽腔芶勦婓陔夢煎朒砮①ぶ潔垀酕腔炵苀馱釬賡庄賸杅悝耀倰婓森棒砮①笢楷閨腔笭猁釬蚚﹝

濬侔涴欴腔※拻苤§魂雄ㄛ眒膝膝傖峈賸陔條蠅蚳珛捄褶笢腔斛掘遠誹ㄛ峈00綴陔條蠅腔捄褶崝氝賸祥屾魂薯﹝

硐祥徹詢歎笢梓眈壽跪源瞳祔褫眕潭嘈ㄛ湮模飲羶衄砩獗ㄛ奧腴歎笢梓跪源瞳祔飲羶衄雛逋ㄛ婬樓奻滔萍倗妠庢昢船腔珋砓ㄛ恀枙憩芧珆堤懂賸﹝

§陔奀測Ч覃崝Ч蚡遞砩妎ㄛ撿衄旮槼腔桵謹蕉講﹝

§祥懂繩整氈窒翋炟禎佴-跡糧囀俓嫌肅佽ㄛ※珋婓祥夔峈⑩譎畸奻掀賸ㄛ扂蠅猁參督昢唸善厙奻懂﹝

§﹛﹛※笢弊辦厒閥葩冪撳魂薯峈室翽乘繩G僩4鷃憤陓瘍﹝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不少在福建廈門的台胞積極參加各種義工活動,為當地基層防疫工作添柴加薪。11日下午,由馬來西亞福建社團聯合會捐贈的1,800箱手套運抵廈門,由於捐贈物資數量龐大,缺乏人手,在廈台胞、兩岸紅十字義工黃育青和其他在廈台胞主動前往幫忙搬運。上周他們亦協助搬運了逾700箱來自秘魯的抗疫物資。自疫情發生以來,黃育青已經在廈門擔任了逾20天的義工,多次協助當地紅十字會去機場搬運海外僑胞捐贈運回的物資。「我們很感謝支援國家抗疫的僑胞,他們的舉動讓我們倍感溫暖。」她表示,一場疫情讓她更懂感恩,抗擊疫情不只是大陸同胞的事情,只有大家一起攜手,才能共同營造一個美好的社會。兩岸血脈相連無法割捨2月3日,已經回到台灣過年的黃育青聽說廈門社區缺人手,假期還沒結束,就立馬訂機票返回廈門,經過14天的居家隔離後,她就第一時間投身義工隊伍,與近20位在廈台胞義工到海滄的居民社區等場所,義務為市民普及防疫抗疫的相關知識,並分發中草藥茶,還幫忙打包蔬菜,免費送往廈門多家醫院的食堂。來自台灣高雄的黃育青在台灣時就經常參加義工活動,2017年她來到廈門海滄區後也一直致力於各種義工活動,不僅加入當地的兩岸義工聯盟,還擔任海滄區紅十字會志願服務隊隊長。面對這次突如其來的疫情,黃育青想通過身體力行,帶動更多人一起守護美好的家園。「還有很多台胞為抗擊疫情捐款捐物。兩岸血脈相連的情感連結是無法割捨的,相信我們共同攜手,一定能戰勝疫情。」■香港文匯報記者蘇榕蓉福建報道

ThepictureshowsthecomprehensivesupplyshipKekexiliLake(Hull968),,the33rdescorttaskforceoftheChinesePeoplesLiberationArmy(PLA)Navy,consistingoftheguided-missiledestroyerXining(Hull117),theguided-missilefrigateWeifang(Hull550),andthecomprehensivesupplyshipKekexiliLake(Hull968),returnedtoamilitaryportinQin,2019,the33rdChinesenavalescorttaskforcesetsasof41shipsfromChinaandothercountries,,thetaskforcetookpartintheMultinationalMaritimeExercisewithRussiaandSouthAfrica,whichenhancedthefriendshipandmilitarycooperationbetweenthethreecountries,demonstratingthedeterminationofallpartiestoworktogethertoad,thetaskforcealsomadevisitstotheUnitedArabEmirates(UAE),Bangladesh,andThailand,fullydemonstratingthegoodimageofthePLAandhelpingstrengthenanddevelopthefriendlyrelationswithrelevantcountries.

菴侐ㄛ樓Ч弊暱粽夤冪撳淉習衪覃﹝

冼銌蕃憤③桵ㄛ蔚鏍條狟麥善扦⑹睿觼游300嗣跺滅諷萸弇奻ㄛ衪翑伈ぞ芛⑹巹⑹淉葬咘俴縐萸猾諷﹜軗溼類齬﹜劑賭硉с﹜滅砮哫換﹜昜訧蛌堍睿秏馮伀馮脹恄鞢

陔貌扦啡輿3堎27桮蝤釆м萴Dㄘ薊礿啊ㄛ悝苺礿諺﹝

ChinaMilitaryOnline(ZhongguoJunwang)賤溫濂惆扦翋域腔軘磁俶濂岈陔恓厙桴ㄛ岆笢栝濂巹蠶袧ㄛ笢弊佸鬅漞鱉峔珨陔恓藷誧厙桴﹝

鯦儠迆騫К譁婼炴鬷鯜童畏刱掙僂砠皆萩曋擦寍嘗汗炴鞳

爛ㄛ淉葬粒劃馱釬△藪刵繕躅魙劃苀奾岌縚媯蒨恄髜鰻謑岡狡▼嬥藙蝏廜姪肪麶鯜熉ㄛ森砐馱釬眒蹈踼鷵窱鐘8釆し恣

絞奀槨薺旆隴﹜迵橾啃俷湖傖珨え腔綻濂跤燠腎符賴麵腔汜魂桽輛珨佪嫖謠ㄛ載笭猁腔岆跤賸坻汜魂腔洷咡﹝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郭家好)在修例風波中,一名自稱名為「陳妍茵」的中學生編製了一個「香港編年史」網頁,內容主要是上載及「起底」警員的資料私隱,其網頁最底部則註明是「德望學校協作:余麗嬋老師主編」。香港文匯報記者昨日翻查資料,發現德望學校及余麗嬋老師曾多次阻止學生在校內宣揚政治內容及貼「連儂牆」。記者再向德望學校致電查詢,校方強調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從來沒有參與協作「香港編年史」,認為是一場惡作劇,希望外界不要誤信,而余麗嬋老師已經報警處理。該自稱為「陳妍茵」的「中學生」與另一位不知名者合作建立「香港編年史」網頁,內容主要是上載及「起底」警員的資料私隱,最近更新的一個頁面是3月19日披露某警員的詳細資料。德望禁政治騷搞事者賴「打壓」雖然網站製作人為「陳妍茵」,但在網頁最底部就註明「德望學校協作:余麗嬋老師主編」。原來,「陳妍茵」在網上介紹中曾經寫明,「大家有睇開我地(])Channel鵅A望到培道中學同德望余麗嬋老師鴾U場,都知道陳妍茵對待呢灟屭歡迎鵀甈陛A最鍾意就係拉埋佢地(])落水啦。」翻查資料,由於未經過學校批准,德望學校曾禁止同學在午膳時間播放由港台製作的《鏗鏘集》、派白絲帶、舉行罷課及在課室內張貼各種文宣單張,惟學生卻聲稱校方是在「政治打壓」。網上有消息指,有同學在班群中發表了一些自己對於《禁止蒙面規例》的看法後,立即遭到班主任余麗嬋老師將其從班群中移除,並指該同學會令其他同學有危險。同時,有人聲稱余麗嬋老師因自己的政見,禁止所有學生在她身為班主任的課室內戴黑色口罩,指曾經有不屬於她班別的學生在午膳時間戴黑色口罩走進她的課室,被發現後隨即被叫出課室訓話。校方:惡作劇根據一些資料及「陳妍茵」這種疑似報復的行為可見,德望學校及余麗嬋老師都是被「陳妍茵」故意標明在網站上,用意是想他人誤會他們同為「黃絲」及違反法庭禁制令。香港文匯報記者致電德望學校查詢,校方表示,早於去年11月,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已經知悉事件,並在學校網頁上作出澄清聲明。校方非常肯定地表示,學校及余麗嬋老師從來都沒有參與及協作過「香港編年史」,認為這是一場惡作劇,希望外界不要誤信。另外,校方曾向「香港編年史」網頁發出律師信,惟至今仍未收到任何回覆,而余麗嬋老師亦已經報警處理。雖然事件或多或少對余麗嬋老師生活有一些影響,但校方表示,她現時仍然在校內任教。

坻遜網郚媼坋弊摩芶傖埜粒★絃炭輮岡狩劗漡媌陛〦+族濫﹜釧籵籀眢﹝

※笢弊秶婖§婓砮①室繯髂儽俴恀に藏碻棡郣潛蛹笭峞


    ▽掛恅梓ワ▼ㄩ ▽孮帢鉏迭縛應拶倓糧膘耟誹夔褪撮衄癹鼠侗唳佯齾苺蛌婥③蛁隴堤揭